回家过年

2020 注定是特别的一年,这一年所有人都绕不开「新冠病毒」这四个字,当时和老婆正准备回陕西,突然看到新闻上说有有类似于03年的病毒在武汉爆发,刚好我们回陕西的这趟车,会经过武汉,于是小马说还是买点口罩备用着吧,于是在从深圳出发的时候想着买点口罩带上。其实那个时候,口罩还没有那么难买,也就直接在家附近的药店买了两包,接着就上了去往西安的高铁。

在高铁上面一遍刷着微博和新闻,发现这个病毒远比之前预估的要更加猛烈,于是我们在高铁到过武汉站的时候,开始戴上口罩,一路就这么回了陕西,由于我们今年积攒了一些假期,我们回到家里的时候时间还算是比较早。那时候感觉还没有那么强烈。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新冠病毒」的发展就和大家都知道的那样,不断的有人感染,不断的有人死亡,所有人只能不断的刷新着手机,查看整个病毒带来的影响。

最严重的那段时间,由于我们还在陕西,我爸妈还在老家,虽然说离武汉这个「震中」还离得有一段距离。但是也还算是在湖北省内,而且老家市里也是有几例感染,我只能不断的和在老家的爸妈电话微信沟通,有什么缺少的物资只能尽量想办法。不过好在那会刚好是过年,爸妈都在家里屯了很多食物,家里亲戚也可以利用时间间隙互相帮助一下,度过这一段时间没有什么大问题。

疫情就这样不断的发展,就如同大家都经历过的那样,本来到了该回深上班的时间,公司也只能通知在家办公,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迟深圳开工时间,后面又发通知说一些不严重的省份的同事可以先回深圳,在家隔离一段时间后才能到办公室上班。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和不断的改签换乘的高铁之后,我和小马决定直接买回深的机票。回深之后,就是隔离,等待,上班。

离病毒最近的一次

疫情对我们的影响也在慢慢的变小,但是全国还是存在一些输入性病例,多点开花的样子,但是也没曾想到,有一天我会离病毒这么近。那是个周五,刚和小马计划完准备周末出去玩耍吃饭,突然看到群里有人发个消息「xx出现新冠病毒」、「xx地点已经被封闭」、「xx地点人员已集中起来做核酸检测」。我一看,这不是我最经常去逛的商场么,前一天还在超市里面买东西,突然感觉这个病毒离我是这么近。

晚上回家之后,业主群就炸锅了,就看到商场开始大规模消毒,以及做核酸检测,我们回家第一件事儿就是用酒精把家里都消毒了一遍。就在家里等着做核酸检测。最开始的时候说是让我们自己排队去做检测,后面又通知在家里等着,会有防疫人员到小区来设点站。小区开始做封闭管理,只有核酸检测为阴性的才可以出入小区,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之后,我们就在楼下排队做核酸,做核酸的过程就是通过鼻腔,捅进去很长的棉签,医务人员都很辛苦,穿着厚厚的隔离服,在深圳的夏天,一整天都在楼下不断的做检测。在等待检测结果的过程中,我再一次的在家办公了,不过这次只需要隔离一个星期就可以回去上班了。

北方

九月的时候去帝都出了两次差,还是第一次到帝都,正好赶上北方天气最舒服的日子:初秋的北方。温度适宜,不冷不热,早上出门虽然有太阳,但是也不会走路一身汗,在深圳的时候经常早上出门上班,还没走两分钟就开始满头大汗了。不过听帝都的同事说今年算是冷的比较早的了,往常还要更往后一段时间才会有这个天气。帝都的马路上都有自行车车道,不像深圳,深圳的自行车车道和自行车车道是公用的,骑车非常不方便,而且对行人来讲比较危险。有了自行车车道,晚上我骑了一辆共享单车,驰骋一下,带着凉风一吹,真的太惬意了。

由于出差也只有晚上有点时间,就趁着晚上有空坐地铁去了趟天安门,晚上的天安门人没那么多,灯光比较绚烂,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有阴雨额喷泉,我就给爸妈打了一个视频电话,给他们现场直播了一下,毕竟他们那一代人对这里还是会有一些特殊的情感。老爹在几十年前去过一次天安门,听他说那时候的天安门城楼还是可以上去游览的。除了天安门,其他周边的几个我也都在门外徘徊了一下,晚上基本都关门了。长安街这里给我的第一大感觉就是宏伟、阔气、磅礴、马路很宽,建筑宏伟,随便走走就需要走很长时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