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懂事儿以来,每年过年的时候,年夜饭就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一顿饭,我好像在我的文章里面提到过很多次过年,也许是因为我对过年这个事情记忆特别深刻。家里也算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家庭,从爷爷奶奶那一辈就读过书,尤其是爷爷对于一些礼节上的事情也颇为尊重,童年时候的除夕之夜都是在农村爷爷家度过的,主要张罗的是奶奶,帮忙的是家里的儿媳妇儿们。

今年是带媳妇儿回家过年的头一年,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奔波到了家里,才知道妈妈的手不小心受了伤,她怕我们担心所以没告诉我,手指不能沾水做饭,所以今年所有的厨房事儿都由我来主要完成。算起来这也是我第三年做家里的年夜饭了,不过今年大不同的是做饭的心态很身份有很大变化了,不仅是以一个儿子的身份,还以一个丈夫的身份,身边还多了一个帮手,厨房氛围也会更轻松愉快很多。

每个中国人的家庭在临近年关的时候一定会做的事情就是做卤肉和腊肉,妈妈在手指受伤前就已经做好了腊肉,卤肉是爸爸帮着妈妈完成的,虽然爸爸帮忙帮的也是磕磕绊绊,不过最终还是卤好了满满两大盆肉,各式各样的,猪头肉,猪肥肠,猪赚头,猪五花,猪卷蹄,鸡爪儿,鸡杂儿,牛肉羊肉,百叶肚片等等等都卤的入味多汁,除了这些肉之外,还会一起卤一些素菜,藕、炸豆腐、海带皮,把海带洗干净,卷成卷然后用棉线缠起来,肥肠反复洗干净之后打圈儿缠绕起,卤汤油越卤越香,组成过年的年味儿的最重要的一味儿应该就是这个卤肉味儿了,所以卤肉是年饭相当重要的一环。

得益于老妈的辛苦,说来我这个年夜饭也就其实少了很多工作,卤肉做好之后有很多种吃法,可以直接吃,可以切好了上锅蒸,也可以和其他配菜炒着吃。如此这样的话我首先要做的就是把卤肉切装成盘,然后要吃的时候放到蒸笼上大火蒸好上锅即可,这样就一下子有五个容易上桌的菜。在上锅蒸之前的步骤就是切卤肉了,切这么些个卤肉还是需要一些技巧的,一把快刃的刀,一双精巧的手。拿起菜刀蹭几下磨刀器之后就开始切菜了。各种卤料有各自的切法,牛肉,由于牛肉比较劲道,讲究一点的会要反着横纹切,切得越薄越好;卷蹄,连着棉线按着圈儿切;海带就比较随意了,可宽可细;肚片儿要压着刀斜着切,切出来有种鳞次栉比的感觉,也是越薄越好,一般配合着一点青菜,青椒或是芹菜之类的配合着爆炒一下;卤猪蹄儿改一下刀,直接装盘儿;卤鸡爪儿从中间一分为二;鸡杂就顺着两头细细的切下去即可,可以切一点酸豆角一起下锅。一大清早起床后,我就张罗着在厨房了,小马儿就在我身后帮我打打下手,摘菜洗菜剥蒜等等等脏活累活都是她一个人承担了,贤妻的角色就这么快速的进入了。需要花费时间长的炖菜,或者炖汤,这个时候就可以做上了,这次做的是排骨炖红藕汤,只有家乡湖北的红藕才有这么绵软甜香的味道。

其实做这种多人大餐的时候,炒菜的时间反而没那多么,前边儿的准备时间才是最多的,除了切卤菜,还有很多配菜需要提前处理。最开始是要把各种调料都一一准备好,剥几头蒜,拍散一些,切碎一些;大葱可以当配菜也可以当调料,所以切碎一点做调料,斜刀切大段一部分做配菜。再备一些花椒、剪碎的辣椒、着小碗都放到一起,最基本的调料就这么准备差不多了。酱油醋,香油耗油调和油,鸡精盐糖放锅边,齐活儿搁置一边儿。接着来处理配菜,除了上面儿说的可以直接整一下就直接吃的,还有一些是要和配菜一起炒的,就直接从碗橱里取大致需要摆放的盘子,按照配好的菜全部都放到一起,例如豆角回锅肉啦,香肠炒蒜薹啦,鸡杂炒酸豆角啦,如此这样的把盘子一分为二,一边儿放荤菜一边儿放素菜,这样开始炒的时候也不会弄混。在开始炒之前还得有一个步骤,就是得把所有的配菜全部都预处理一边,比方说,豆角蒜薹不容易熟,可以放油锅里过一下油,或者拿水焯一下,这样做起来食物会熟的比较快,而且口感也会比较爽脆。

切好了卤菜,炒好了配菜,准备好了调料,这时候就可以把需要蒸的就上锅一起大火蒸上了。其中一道菜蒸肉,也是年夜饭必不可少,肥瘦相间的带皮五花肉,切成两三毫米厚的薄片,然后裹上蒸肉粉,加上调料腌制入味,之后准备一个大小合适的碗,在碗底放上切成滚刀块的红薯,除了红薯还可以放干菜或者土豆等等,再往上挨个把腌制好的五花肉码放整齐,大火蒸即可,蒸的同时,就可以开始炒菜了,餐厅里已经可以开始摆酒入席了。一般的年夜餐桌上有两道菜,一道菜是鱼,而且不能吃完它,预示着年年有余,还有一道菜就是豆芽,因为豆芽有根儿,又叫做根儿菜,预示着这里是我的家,是我的根儿。最先炒的一般是鱼,由于煎鱼是我的短板儿,所以第一道菜就由我妈妈代劳了,后面的炒菜就相对简单一些了,炒好一个就端上一个。毕竟炒菜我还算是有点经验的,所以大约半个小时不到,基本上就全部炒好了,这个时候,高压锅里面的汤也炖好了,蒸锅里面的菜也都蒸熟了,然后全部上菜,所有人都入座,倒上酒,就可以开始一边唠嗑一边吃饭了。

我和媳妇儿做的年夜饭

年夜饭上的话题,其实和往年也差不太多,但是今年的特别是新的家庭成员的到来让家里特别热闹和温暖了一些,看得出来我老爹也是非常开心的,酌上二两酒之后,似乎一些不太重要的烦心事儿就先搁置到一边儿去,谈谈现在,谈谈未来。今年是我第三年做年饭了,小的时候一直记忆是奶奶做年夜饭,我们这些小孩子就在旁边闹啊叫啊笑啊,再后来一点长大了,奶奶去世了,我们也不在村子里了,家也搬到了市里了,就在自己家里和爸爸妈妈一起过年,是妈妈做的年夜饭,再后来,我也长大了,上了大学,大学毕业,毕业工作,结婚回家,就是我和媳妇儿做年夜饭了。